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

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English
  • 020-28823388
    ——
    媒体报道
  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媒体报道

    【南方都市报】白衣天使:用爱呵护化疗患儿 中大附一院儿科护士与患儿做朋友,让病区变成了温馨的家园

    发布日期:2019-05-12发布人:管理员

        周静陪伴孩子在游戏室玩耍。

        8岁的安安坐在病床上,摆弄他五花八门的折纸。在护士长张婷婷的眼里,安安有时也会耍耍“小心机”。平时他爱找年轻的护士周静玩,可一到打针的时候,只认准护士长一人,“我的针很难打的,只有护长才能搞定。”

        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二病区,和安安一样的小朋友随处可见。35张床位,80%住着的都是白血病患儿。

        社会谈“白”色变,患儿化疗艰辛,因惧怕感染,他们被围困在狭小空间,让这个病区成为特殊的存在,对这些孩子的护理,也变得更为艰难。

        包括张婷婷和周静在内的24名儿科护士,耐心倾听,和患儿做朋友,让这个病区变成了温馨的家园。今天是护士节,是这群白衣天使的节日,祝他们节日快乐。

        打针是第一课

        进入病区前,来访者要穿好鞋套,戴上口罩,任何外来的病菌,都可能入侵孩子们的身体。

        走进病区,随处可见剃掉头发的小朋友。他们小的还不到1岁,大的也不过10岁出头。因为患上白血病,他们在化疗期间,头发掉光。

        但长达半年的治疗过程,对孩子来说,尤为艰辛。尤其是打针这一关。因为长期被扎针,孩子很抗拒。

        打针,是这个病区的护士,面临的第一课。

        2015年,周静刚进儿科,就曾面临家长的不信任。孩子抗拒打针,第一针不中,家长就会有情绪,要求换人。

        此后,周静逐步摸索方法,找到了门路。5岁的乐乐正在住院治疗,起初,每天给他打针抽血,他哭闹不止,需要四五个人按住。这一天,乐乐又不肯打针了,周静把他拉到一边,跟他讲道理,“如果你配合,我一针就打完了,但不配合的话,可能需要两三针,会更痛。”她用游戏室的玩具吸引乐乐。方法奏效了,此后,乐乐把周静当朋友,不再抗拒打针,配合多了。

        半夜被叫回来打针,也是护士长张婷婷常遇到的事情。上次,病区刚收到一个白血病患儿,要紧急输液,但其他护士都找不到静脉通道,只好把她叫回来。那时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。

        扮演歌手引导孩子插管

        为了让孩子接受各种治疗,护士们还要针对每个孩子的特点,想些特殊的办法。

        在二病区,有游戏治疗室,招募志愿者担任治疗师。在游戏治疗室,志愿者会定期过来陪孩子们玩游戏,房间里放着一架钢琴,堆满了芭比娃娃、汽车模型等各种玩具,天花板上还挂着安安的折纸。

        按照常规方法,做中心静脉置管(PIC C )插管手术,需要打镇静剂和麻醉剂。5岁男孩飞飞一听到插管,就哭闹不停。

        张婷婷听说飞飞非常喜欢歌手组合“凤凰传奇”的曾毅,便安排了一位音乐治疗师扮演曾毅,在飞飞准备插管的时候,弹着琴走进来。飞飞真的把他当成了曾毅哥哥,完全忘了手术。插管也在无麻醉无镇静的情况下,20分钟顺利完成。

        5岁的白血病女孩可可,每次做腰椎穿刺术,都要音乐治疗师陪着她,给她唱:“小兔子乖乖,把门开开……”痛的时候,她就让治疗师加快节奏,自己调整呼吸,很快就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把孩子当朋友

        化疗期间,患儿被拘束,如果白细胞降低,还要在层流床上“隔离”。因为免疫力弱,他们被围困在狭小的空间里,不能外出。

        久而久之,这让孩子和家长的情绪,变得更难以捉摸。

        化解情绪,周静自有她的一套。她从不把孩子们当小朋友,而是放下姿态,把他们当成真正的“朋友”,在孩子情绪稍显低落时,跟他们谈心,聊孩子喜欢的动画片、游戏,进入他们的世界。周静认为,孩子的事情并无小事,如果被倾听,他们一样会讲道理。

        家长的情绪也需调解。两个多月前,一位患儿母亲,一直不太礼貌地称呼护士为“小护士”,“小护士,怎么把孩子弄哭啦?”“小护士,注意一定要一针扎好。”年轻的护士都不敢接近她。

        工作了30年的张婷婷显然更有经验。张婷婷找到家长,诚恳地向她介绍白血病的病因和治愈案例,并安排技术更好的护士为她的孩子打针,减轻她的顾虑。

        此后,患儿母亲的态度180度大转弯。“现在这位妈妈每天都叫我们‘护士姐姐’或者‘护士阿姨’,语气完全不一样了。”新病人一来,她逢人便夸这里的护士好。

        为了减轻家长的负担,晚上,周静会主动帮家长给孩子量体温,让他们更好地休息。

        护理人员们也经常自掏腰包,给孩子们送小礼物。11岁的琪琪治疗过程中,患上了抑郁症。周静送给她一个小本子,“你可以写上任何你想说的话,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给我看,介意的话我就不看了。”

        8岁女孩希希很喜欢拉丁舞,很想拥有一套舞蹈服。张婷婷在儿童节送了一条红色的舞蹈裙和一双舞蹈鞋给她,还通过朋友圈找到一位大学生志愿者来教她舞蹈。5岁的女孩念念喜欢芭比娃娃,但她不愿意增加妈妈的经济负担。在念念出院的时候,张婷婷悄然送上了芭比娃娃。

        孩子突然的表白

        周静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如此得心应手。刚开始工作时,科室工作强度大,常倒夜班,治疗过程繁琐,患儿家长不理解,诸般因素叠加,周静在工作几个月时,有过放弃的念头。

        “但孩子们带来的快乐,是别人给不了的。”周静说,他们会莫名其妙表白,有好吃的会跟你分享,还会给护士制作小礼物。

        8岁的瑶瑶很喜欢周静,她将自己穿的手链、画的画送给周静。护士节,周静还收到了瑶瑶制作的小卡片,“当心情压抑的时候,孩子突然的表白,会让自己觉得,你可能要的就是希望他们好。”

        张婷婷说,这个科室的医患感情很深,爱也是最强烈的。有些孩子出院后,过来看门诊的家长,还会跑到病房来问候。回家后的患儿,有时还会拿着父母的手机,给张婷婷发信息。

        周静认为,护士伴随患儿最多,除了要给他们抚慰外,也是患儿与医生之间的“桥梁”,要正确判断孩子的症状,及时与医生沟通,早发现早治疗,“这份职业很重要。”

        张婷婷也说,自己爱这一行,爱孩子,“孩子痛我也心痛,他们恢复了我也开心。”

        安安一直很想买一个脑袋能活动的火烈鸟动物模型,但网上均没货,为此,他嘟囔了很久,还朝妈妈发了脾气。就在这两天,张婷婷已托日本的朋友帮忙找到了,“希望六一儿童节能实现他的愿望。”

        采写:南都记者阳广霞 实习生 陈雁南 张珊珊 通讯员彭福祥

        报道链接:http://epaper.oeeee.com/epaper/A/html/2019-05/12/content_15594.htm?from=singlemessage&isappinstalled=0

        2019-05-12